【楚路】【楚爹视角】缘分妙不可言

• 与原作有相当大的出入,设定全是我鬼扯的,纯粹因为楚天骄是路明非保姆这个梗太好玩了,即兴口胡的
四十分钟速打,有错别字和病句请跟我讲
• 楚天骄视角

我叫楚天骄,卡塞尔学院执行部的一个s级执行者,总的来说是排的上前十的牛逼执行者。
那一年,唉,悲剧的开始,我被派去监视一个古龙胚胎。因为没孵化,不能确定是哪一条龙,但绝对是初代种级别的古龙。这任务听起来挺帅的,初代种级别的古龙啊,跟我以前揍的那些小鱼小虾完全不一样,任务级别还是sss。
组织就这么派我去,我一开始觉得挺好。毕竟在古龙胚胎出现异常之前,我就可以拿着执行部的高额工资,在祖国的土地上吃喝玩乐。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变得越来越无聊了。
这古龙胚胎忒他娘的稳定,几乎都没什么异常。我一天天就在那儿混日子,靠着我那张好看的脸、执行部的高额工资和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不停地泡女人。
顺带一提,我在中国的伪装身份是一个企业老总……的司机。说实话,以我的车技,我完全可以去开赛车,还能给你拿第一回来。
就在我混吃等死的时候,我看见一女人,天啊,天仙似的美,一举一动都好看极了。我那时开着车正要去一个当地混血种开的酒宴,等红绿灯的时候,一眼瞟到她。我顿时就不想去参加酒席了,情义千斤不如胸前四两啊!
我回去就拜托执行部一搞计算机的朋友,查了查她身份,一开始我以为,这么漂亮的女人,多半A级血统以上。结果出来了,名字叫苏小妍,陕西人,纯正的人类,不掺一丝龙族血统。
在此之前,我的愿望是随便娶一个学院里的师妹,生个同样是混血种的孩子。想想看,我的血统这么高,随便找个混血种一生,将来孩子绝对s级。但是在看到苏小妍之后——去他妈的血统,我心里想,老子就要追纯种人类女人。
追她的过程,不便多说,我用尽了浑身解数,使尽了我从正副校长和其他种马混血种男人那里学来的追女人的技巧,终于让她心甘情愿地跟我结婚了。我跟那些种马男人不一样的一点就是,我愿意爱这个女人一辈子,给她所有我有的,我绝不撒手。尽管如此,我心中仍然有些愧疚,毕竟我追她的过程中,有那么几丝欺骗的成分。直到结婚前,她才知道我根本不是什么有钱总裁,在人类社会中的工作只是一个司机。
好吧,这让她伤心了。我也怪愧疚。我也有牛逼的一面,我是历代执行部部员中的佼佼者,我是血统极其特殊的高级混血种,我的言灵可以暂停时间,我可以用我的那把日本刀,叫村雨的那把,砍断所有敢挡我路的人。但这些都没什么用,我总不能把混血种世界的事讲给她听。一来破坏了秘党的保密原则,二来她会把我当精神病,净说胡话。
在她面前,我大概就只是个会耍嘴皮子的司机。
她就想离婚,但在这个时候,她发现她怀孕了。于是靠着这个儿子,我们俩又凑合了几年。
这几年里我幸福感爆棚,老婆儿子热炕头啊!多少男人一生的梦想。
我当惯了一身血腥气的杀手,当惯了游走在人类与龙类界限的边缘者,当惯了无限风光的精英;我习惯了我那与人类不相称的冷漠,我习惯了血之哀给我带来的巨大孤独感,我习惯了拔出我的刀。
相比之下,当一个尽职尽责的丈夫兼父亲,多么的幸福。
当我开始寻思着跟混血种社会划清关系的时候,那个古龙胚胎孵化了。我第一次推掉了跟家人的晚餐,跟几百个执行部的精英严阵以待,就在我们认为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古龙胚胎的胎膜里,传来了婴儿的哭声。
靠!我们几个壮着胆子,戴着隔离手套,穿着防护服,七手八脚地扯开了那个古龙胎膜,里边是一个跟人类婴儿没什么不同的东西,正在哇哇哭。我当时就想起了我当时只有一岁的儿子,你叫我去杀了这个婴儿,打死我也下不去手。
我们中有一对儿夫妇,姓路。去年也生了个孩子。俩s级生孩子特麻烦,好不容易那孩子生下来是个人类,几个月就折了。女方特崩溃,差点精神失常。所以在这对夫妇看见这个古龙婴儿的时候,就提议,我们可以抚养这个婴儿。
接下来的时间里,各种各样的事情乱七八糟的,我就不讲了。各个领域的专家对这个婴儿进行了各类检测,一切的数据都告诉我们,这个婴儿似乎只是个普通的混血种小孩,从身体发育到智力成长,一切都跟人类没有区别。决定让路夫妇这俩s级按照正常人类的方式抚养大这个倒霉孩子,也是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决策 。
我当时真是烦死这些东西了。在监视这个孩子到四五岁的时候,这倒霉孩子真跟其他人类孩子没区别,甚至在身体各项机能上还比混血种的孩子弱。我儿子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是各项测试的第一,又乖又听话又聪明。相比之下,这倒霉孩子还是一副啥也不懂的样子,偶尔还被幼儿园里其他孩子欺负。
然后我决定去辞职。我要摆脱充满血腥气的混血种社会,摆脱这份无聊的工作,摆脱这个倒霉孩子。
秘党怎么会放我这个知情人走?我知道他们的秘密太多了。我便消极工作,几乎拒绝了所有学院执行部指派的任务。
过了几年,事情变了很多。当儿子开始读初中的时候,苏小妍还是跟我离婚了。我啥也没有啊,在她和儿子眼里我几乎就是个骗子。花言巧语骗她一个响当当的美人跟我一个破司机结婚。她再婚以后嫁了个有钱人,地头蛇级别的人物,有钱有权。
我想着还行吧,毕竟这样她跟儿子就不会吃太多苦,至少比跟我在一起吃的苦少多了。
我难受极了,尤其是我儿子看我的眼神都变了。我懂得,他大概瞧不起我。我儿子长得那叫一个帅,又聪明,搭上他这个有钱的后爸,怎么说以后也绝对是风云人物。跟我这种小破司机就没什么关系了。顺带一提,那个倒霉孩子上了初中之后,路夫妇就有事去别的地方执行任务了,这孩子就被寄养在婶婶家。那家人待他也不咋地,因此这倒霉孩子愈发的怂和普通了。执行部也减少了监视他的人数,从一开始夸张的几百人减少到几十人。
我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个倒霉孩子害得。没有这个破倒霉孩子,我也不必来中国执行任务,也不必认识我老婆,也不至于生了个儿子还天天被儿子鄙视。
好吧,其实也不是特别怪他,毕竟我还是尝到了一点普通人类生活的甜处的,儿子刚出生那几年,简直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时刻。那种幸福感胜过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卡塞尔学院毕业,胜过屠掉一条次代种(这是我最辉煌的战绩),胜过在执行部受到所有人的尊重和敬仰。
离婚以后我就越来越消极工作了,我一点儿也不想跟什么混血种,什么龙类扯上关系。要是龙类毁灭世界,随他去吧。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台风天下暴雨,我儿子打电话给我,想让我接他回去。我美滋滋的,他好久都没跟我讲话了。一道儿上我不停地跟他说话,没话找话,他也只是敷衍地回了几句。后来我就不说了,因为我看我儿子有生气的趋势。不少智障司机一下雨就不会开车,路堵得不行,为了省时间,我就拐上了平时没多少人走的高速。
上了高速,警方就发布通知说关闭了高速路入口。之后越开我越觉得不对劲,一路上狂风呼啸,暴雨如注,风刮着车身发出尖锐的声响。我忽然听见一阵尖锐的笑声,夹杂着暴雨和狂风的声响,诡异而恐怖的窃窃私语声在车周围响起,有东西好像扒住了车门。操,那个时候我已经把车开到时速120公里了。
我立马就明白怎么了,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我儿子惊恐的表情。他灵视了。灵视代表着血统的觉醒。我那让儿子做个普通人的幻想破灭了,他身上流着跟我一样高阶混血种的血,即使一半的人类血统将龙类的血冲淡了一点,他也是个混血种。
我笑了笑,我说你这么大也是时候有灵视了。我儿子不懂发生了什么。
死人之国尼伯龙根盘距在这高速公路上。死侍们渴望着鲜血。估摸着逃不了了,我就把我放在车里的村雨拿了出来。把刀从伪装成雨伞的刀鞘里拔出来,走之前我跟我儿子说,以后你千万别去一个叫卡塞尔学院的地方,那些人都是疯子,不要跟他们扯上关系。说完我就唱了言灵,暂停了时间,让我儿子开车赶紧走,我自己去对付这个尼伯龙根里的大boss。
我觉着这个退场特帅,肯定能一洗我在儿子眼中无能的形象。
我真的以为我要死,但是没有。砍死了几百个死侍之后,尼伯龙根放晴了。变得跟外界没什么两样。我被困在了尼伯龙根里。我刀也不知道丢哪儿了。
我哪儿知道我被困了几年。尼伯龙根里时间的流逝感觉跟外界不一样。我变成了类似于灵魂一样的状态,在尼伯龙根里游荡,还跟几个死侍打打麻将……开玩笑的。
几年以后,尼伯龙根里忽然又下起了暴雨,狂风呼啸着。可能是有人进来了。我就顺着那阵死侍们骚动的声音往那儿找啊,没走多远就看见有什么人离开了。几个小时之后,我在路边看见一个人倒在血泊里。
我走进一看,这人手里还拿着把刀,可真像我的那把村雨。我蹲下来看这人的脸,长得真他妈像我儿子。我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我把他扶起来,一个黑色的东西从他口袋里掉出来。
我捡起那玩意儿一看,心拔凉。黑皮子的封面上印着一个熟悉的图案:两条巨蛇蜿蜒缠绕着世界树。
卡塞尔学院的学生证!我靠!
我打开那个学生证,看了一眼里面的信息,心更凉了,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楚子航,男,血统A级。
这不是我儿子还他妈能是谁?!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尼伯龙根啊!
我看见我儿子身上的伤口在快速地愈合,他的血滴在地上,冒着白烟,发出“嘶嘶”声。这症状我见过,我一个师兄死之前就这样。这是爆血以后的后遗症。
后来我儿子醒了,真神奇,他居然还活下来了。可能是老天觉得他不该死。他看见我,一愣,叫道:
“爸爸?”
我顿时老泪纵横。老泪纵横完了之后,我的理智重新占领了智商的高地。我发现儿子的眼睛是纯粹的金黄色。
我说,现在大概没什么危险了,你不用燃黄金瞳。
我儿子说,对不起,爸,我的黄金瞳从三年前起就再也没熄过了。
我心那叫一个凉啊。
父子相聚的感动完了之后,我俩就坐在死侍的尸体上聊天。他跟我讲究竟他怎么了。我听了之后不禁感叹,唉,不愧是我儿子,这不要命的风格跟我年轻时真是一模一样。
接着我儿子话锋一转啊,转到情感问题上来。
就讲他一个后辈,血统s级,贼可爱。他一开始就对人家挺有好感,但是自己一直没发现。他俩一路出生入死,并肩战斗。北京市下谈过死,芝加哥夜同过床,高天原里表过心,同学面前圆过场。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当然还没有一起嫖过娼……
我一听,行啊,你挑个日子跟她表白就行了。
他又把话锋一转,说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而且是喜欢的要死要活那种的。不过她喜欢的人最近要结婚了,她很消沉,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这个时候赶紧拍拍他肩膀,我说儿砸,你要积极去争取啊!女孩子最脆弱最难过的时候就是你最有机会的时候啊!你要是能出去,一定第一时间给她个拥抱,告诉她你的心意。情感积累了这么多年,又经过了生死离别,再不说就没机会了。你要真把这个小师妹追到手结婚生孩子,我就算是死了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
不是师妹,是师弟。我儿子纠正。
哦草,我怎么不知道我儿子是gay。我立刻把上面的“她”全部替换成“他”,重新思考,竟然也感到了那么一丝丝绝望。
没事儿,我咽了口唾沫说,爸支持你的选择。
s级的师弟,性取向女,卡塞尔学院现在最宝贝的学生,打过好几条初代种……儿子你不一定有希望啊!
但我仍然告诉我儿子,没关系,你应该试试。
过了很多天,也不是很长吧。尼伯龙根里的时间流逝的果然比外界要慢。我以为我一个人在尼伯龙根里撑死待了两年,结果我儿子告诉我,五六年已经过去了。
所以对我俩来不长的一段时间后。尼伯龙根再次下雨。我算是摸准了,合着这尼伯龙根就跟个路边淋浴器一样,有人进来的时候就下雨,给这人免费洗个澡。
瓢泼大雨模糊了视线,远远地,我可以看到有人在同奥丁战斗。
大概这个人会和这几年里我见过的其他意外闯入者一样,被轻而易举地杀死。说实话,我跟我儿子能活下来纯粹是因为奥丁忽然不追着打了。仿佛我俩有神助。奥丁打我俩只是做个样子,等其他人都走了,绞刑架之神就会隐去他的身影。
但我儿子眼尖,他似乎认出了同奥丁战斗的人。他握紧了村雨,跑了过去。
那个身影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战斗的最后,他手持一把巨剑,插入了战争之神的胸膛。波尔之子就这么倒下了。
尼伯龙根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崩溃着。我刚想提醒儿子来者未必是好人,我儿子把刀一扔,冲上去抱住了那个身影。
我定睛一看,那身影背后还拖着长长的龙翼,混合着介于天使与恶魔之间的美感,这活生生就是一龙王级别的东西啊!
我再仔细一看——
我/操!!倒霉孩子怎么是你!!!

热度 508
时间 2018.05.20
评论(30)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