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散】【民国师生paro】竹林斑驳的影子【p1

*创意是@东八区 的!感谢!

*以及我俩在沟通之后发现同样是民国师生paro我俩脑洞偏太多,只好我俩同时进行她写她的,我写我的了【躺

*由于设定我不太擅长所以ooc肯定有。

————————————————————————————

1.

从一开始便应知道的。

唯有这个学生与其他人不同。

优先生教的是接近于大学的知识,所以听课的基本上都是书呆子一类的角色。

这学院中,似乎处处积满了灰尘,古老泛黄的纸卷记载着先人历史。

甚至可以说是枯燥的事。

唯有他听得认真,不时的提问,脸上带着的永远是开朗的表情。

仿佛给教室这个陈旧的古董擦拭了灰尘。

 

2.

风华才貌全都具备的散人,自然得到了优瓦夏的赏识。

越来越多的指导,这是第一步。

独处。这是第二步。

看对方的眼睛包含了复杂的色彩,这是第三步。

两人以对方名字相称,这是第四步。

书院后竹林的告白,这是打破传统的最后一步。

 

“我们俩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违背……”

“那违背好了。”

“不是,优瓦夏!”

“你以后听不听我的。”

“我永远听!但是我们俩现在关系是,是……”

“西洋词,恋人。”

“……真的么。”

“听我的。”

“好,听你的。”

 

3.

战火弥漫了天津。

优瓦夏十分有先见之名,关闭了书院。

“再也见不到了么?优瓦夏。”散人眼睛里满是落寞,随后他强行笑了笑拍拍83的肩,“你可得照顾好你师匠啊。”

 

此时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4.

“他参加那个学生游行队伍了?”优瓦夏踱步缓缓道来,明明他的学生亦他的恋人去参与这种危险的事,脸上表情却仍波澜不惊。

“是……现在他都成学生领袖了。”他的爱徒83小心翼翼地回答,“师匠……不去阻止吗?”

“天下大乱,他那不屈的性子即使不去参加那个游行也会出事。”优瓦夏随手拿起雕花木桌上的茶,小啜一口。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既然您这么说了,但是我还是……”83还想说什么。

“你和散人相异之处便再次,一次询问被拒绝后,便不会再提到一次。”

“是嘛,您还是如此在意他。”

“……”

国之将亡,遍地疮痍。

 

5.

优瓦夏在这种地方再次见到朝思暮想之人,也是在意料之中。

散人消瘦了许多,但是目光炯炯,似乎更有精神了,口中滔滔不绝,手里却连稿子都不拿,十分自信。

“我们有必要引导民众……”

大街上的演讲。

散人眼睛望着前方,看着彼方的地平线,全然不在乎底下的观众。

有人叫好。

演讲结束,他从临时搭的小台子上跳下来,与其同伴交谈着。

优瓦夏没出声,默默地走到散人面前。

“先生!”散人眼角目光不经意的一瞟居然看到了自己的老师,不,也许应该说是恋人。散人并没有直呼名字而是用了十分久远的称呼。优瓦夏很清楚,先前发生了那事之后,散人再不直唤他的大名,恐是怕连累到他。

“真是像你这种智商会做出的事,不怕他们查到你?”

“不怕,我光明磊落,做的事又不是为自己,怎会怕这?”

“是么,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蠢。朽木。”

“不能雕那就燃烧吧。”散人耸耸肩。

 

6.

某处隐蔽的小巷内。

散人写好了宣传单草稿,随手将他交给正在喝茶的人:“5天,能弄出来么?”

“能!等等,社长,您这是用白话文写的?”

“是的,我认为我们应该抛弃陈旧的所有观念。”

“是……”

 

彻夜难眠。

脑子里全是战争和动乱之前在书院里和优瓦夏呆在一起的日子,还有那片夜晚的竹林,投影在墙上斑驳的影子映着两人的身影。

散人从床上坐起,踱步至床边,油灯已经熄灭,只有惨白的月光。他向苍穹伸出手,看见的却只是民国时期入秋寒冷的夜空,遥远的天体冷冷看着自己。

 

7.

思念。

优瓦夏回到了他的故乡上海。他在那里有一定的权利和财产,他的住处有一个特点:院子后有竹林。

也好。

散人已经成为了报社社长,在众多改革者中有着长远的影响力。优瓦夏说对了,他一定不会成为一般人,他注定被人瞩目。

可能。

散人事务越来越忙,过去的日子似乎被他遗忘在了脑后。

也许。

动乱中的社会露出了獠牙。

 

tbc

热度 17
时间 2015.09.04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