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散优】夜中星 part.0+1111111111111


点文……让我写成长篇了! @夜满楼
人家要了军人设,不过刚开始也看不出来军人设的感觉请原谅orz
设定是我自带的一个略科幻的设定,第三次世界大战什么的……(等等人家真的想吃这种的吗)
半道无数次差点拐到搞笑路线上……而且这几天在看散人的橙光游戏,满脑子是心机散。
如果还不嫌弃那就开始吧
————————
0.
人来人往的食堂中人声鼎沸。食堂所在的这栋楼也算是战时临时建筑中比较好的了。无论到哪里,粉刷的雪白的墙壁上空荡荡,没有任何装饰。用作照明的灯做成了立式的,可以搬动,设计的也简洁的要命。食堂里的桌子全是木头做的,(当然,这年头什么材料都缺,就是不缺木头)裁的立立方方,上面简单的铺了张纸避免油污。这简洁粗暴不留任何小死角的设计,全归功与敌人无孔不入的窃听与录像设备。人类在技术上打不过敌人,索性就拆掉了所有的高科技设备。
食堂的饭还是挺好吃的,不过在一天天变差。散人觉得有东西吃就挺好,不过他也觉得仗一天天这么打下去,迟早有一天他和自己的战友也都要去领按照人头配额的食物了。趁着战时供给机制还未全面运行,他得多吃点。
“你看,那个人是我的组长。”散人往嘴里塞了一口土豆汤,含糊不清地对坐在对面的人说,手指向一个角落。
“真的?看起来真不像是一个好相处的人。我感觉你们那儿就没有什么正常人。”坐在散人对面的胖子顺着散人的手势向角落看了一眼,“说起来你跟其他人相处的还好么?”
“跟其他队友关系处得挺好的,就是这个组长脾气怪。你看他一个人在吃饭,都没人坐他旁边的。”
“是嘛。”
“平时也很少说话。”
“我吃完了。”坐在散人对面的胖子端起已经吃完的盘子,站起身来。
“我还得吃一会儿,拜拜普通人。”散人挥挥手,然后接着舀起一勺土豆汤。
真奇怪啊。散人嘀咕着,一边盯着他的组长一边吃饭,他对自己的小上司很好奇,从入伍第一天就好奇。不过现在也没有琢磨透这个人。
坐在角落的人似乎感知到了来自背后的视线,转过头来。
视线碰撞,散人赶紧低下头。
1.
简陋的临时宿舍里摆了三张床(上面躺着三个人)、一个大柜子和已经空了的三个行李箱。广播兀自地自己开始播放起来。
第三次世界大战开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是人类与其他物种第一次进行战争。相信坐在广播前收听节目的您,也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各位听众朋友晚饭可吃得不错吧?当然还没有找到晚饭的听众朋友们…
“这广播电台的主播怎么废话这么多啊。”一个士兵说,他伸手打算按下广播的开关。
“别啊,你不听我们还要听呢。”另一个士兵躺在行军床上眯着眼休息。
“我吃没吃晚饭他都要管。”
“行啦,安静地听会儿吧。”
首先来播报一下各位听众最关心的今日战况。新开辟的CSNH-8战区,也就是海南岛及周边地区的各个小岛飘起了雪花,但是这仍然不影响我方战士的发挥。英勇无畏的战士们击毁了3辆自走炮、12个搭载侦查AI的机械兵,而相对应的,我方未有任何损失……
“这广播撰稿人可真会放屁。”
“哎CSNH-8区那边的战斗就是菜鸡互啄,据说最近新兵都到那儿去。”
“小声点,其他人还要听呢。”
“对对对,还有别人要听,还有人工智能也在听呢。”
而相对应的,在美国东部的战斗仍然僵持不下,恶劣的大雪天气截断了后勤运送物资的路线……战线在不断向南方退……墨西哥……人工智能叛军总部……劝降……大量……声称……硅基生物……大西洋……人类……
“靠,又不好使了。这几天信号都不咋地。”
“那当然,这大雪都下了几天了。我敢说过了今晚,明天雪能没到膝盖。”
“艹,明儿一大早又得出去铲雪。我真是受够了。人工智能叛乱和地球冰河期撞一块儿了。大冷天的还要训练……”
“哥们儿,咱趁有空赶紧休息会儿吧,”一直沉默的散人说话了,“要不然明天一个个都得累死。再说咱现在训练生活虽然苦,但是等上战场更难过。”
“他说的对。”
“你拍拍床头试试看看?我觉得大部分电子产品靠拍两下就能修好一般。”
“你那儿来的结论?电脑啥的你拍拍它就能好?”
“啊呀那些高技术含量的东西当然除外啦……这是我爷爷跟我讲的方法。”
士兵将信将疑地拍了拍他的床头,他的床比较特殊,是铁制的,床头还镶嵌着广播。
刺啦……刺啦……这次……今日战况播报完毕,请选择接下来要听的内容。一,重新播报战况;二,播放政治新闻;三,播放社会新闻;四,播放娱乐新闻。
“你们想听什么?”
散人翻了个身,说:“要不社会新闻吧。”
“那就听吧,不过估计又是什么给贫困地区捐款的新闻……”
“给老子播社会新闻!”士兵冲着他床头的广播大吼一声。
今日,著名演说团体1……刺啦……发表演说,鼓舞了各大官兵及百姓的斗志……团体中的一个代号为pi成员,也就是在北京之战中屡屡立功的……刺啦……人类纵使弱小,但面对人工智能也不会退缩……刺啦……
“怎么又不好使了?”
“我在外边给关的。”宿舍门“彭”一声被打开,一个人站在门口。黑色的短发、赤红的眼瞳以及十分严重的黑眼圈告诉宿舍里的所有人,这是你们的组长。
“怎么了组长大大?”散人说。
“马上要开个表彰会,我们组要拿个奖,另外你还要拿个个人奖。”组长说。他说话很少,当然也不怎么与他人交谈。
周围人觉得可能是因为组长高冷,而聪明机智的逍遥散人觉得只是因为组长害羞而已。
“好!不过我得了什么奖?”散人问。
“这个……好像是叫什么最乐观奖。”组长答道。
“很适合你啊!”一旁的舍友说道。
“毕竟这年头乐观是稀缺情感……反正我就他妈的觉得,人类打不过那些狗屁人工智能。”另一个舍友说。
“那你来参军干嘛,那你来特别机动队干嘛?!”舍友立刻怼了回去。
“为了吃饭呗。”
“走啦走啦!”散人穿上队里特别的黑色队服,“别吵啦。”
“我兮了砸你……”室友仍然骂骂咧咧,家乡话都出来了。
“走了。”这回组长说话了。

散人手里揉搓着手里的奖状,一边跟身边的组长说话。
“组长大大,你看那边那个……”
“我代号是优瓦夏。”
“哦优组长大大,你看那边那个拿着新世纪-75式枪的那个人……”
“……”优瓦夏沉默。
这个人真不好搭话。散人觉得自己也尴尬地说不下去了。他一边看着台上,一边止不住地转头看看优瓦夏。而优瓦夏只是看着台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散人就只好跟另一边的朋友说话。
自己的组长怎么是个这样的人呢?不爱说话,不愿意跟人交流……当然,人家的当组长是因为实力,据说组建特别机动队的消息刚出来时他就报了名。
要是以后能和他打好关系就太好了。散人想。
琢磨不透的人啊。

热度 22
时间 2017.02.04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