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路←楚】我的青春屠龙物语果然有问题·上

又名,《我们一队都是残疾人》

◎日式奇幻轻小说设定,OOC

◎cp向为恺撒→路明非←楚子航

◎我的沙雕脑子根本经不住长篇刀向同人的鞭挞,它说它只适合写快乐沙雕。

为了安慰它,我额外产出一篇短篇,来把我脑子里的沙雕内容倒一倒。

◎打的匆忙,有错别字请告诉我

——————正文分割————————

0.

新晋勇者路明非握着剑,徒劳地站在原地,无力地念叨着。

“在吗,在吗,小魔鬼在吗,在吗,小魔鬼问你个事儿,在吗,在吗,你出来一下,在吗,新手教程发来看看,在吗,小魔鬼在吗,你把我扔这里是什么意思?”

“在吗,小魔鬼你在听吗,为什么我穿越过来连个新手教程都没有?”

“路鸣泽在吗?”

“路鸣泽?小魔鬼?……”

“操,路鸣泽你他妈的快给我滚出来,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主角没有蓝槽也能过得很好!!!!”

“很好你大爷啊!!你见过放技能耗血槽,放几个大招就死的男主角吗!!”

路明非仰天长啸,没有人理他,森林深处只有几只鸟被他的吼声惊上了天。

看到这个日式奇幻轻小说设定,背景就不用介绍了,恶龙烧杀抢掠袭击村庄,为了拯救世界,必须有人成为勇者,踏上征讨恶龙的旅程。大家都懂得。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男主角。

路明非,男主角,穿越来的。职业是战士,尽管路明非更乐意当弓箭手一类的,但是穿越也要遵守基本法,异世界男主角职业必须战士。他上辈子是个体面的高中生,刚高考完就穿越了。没有女朋友,没有父母,没有朋友,也算了无牵挂。

刚穿越的时候他还算镇定,理智保持率超过百分之八十的穿越者。然而,他被指引他穿越的魔鬼弄懵了。

那个跟路明非的肥宅表弟同名的大孩子,自称是魔鬼。说是因为路明非待的世界太和平了,完全收割不到人命,姑且先把VIP客户路明非弄到了战乱的异世界,希望能借此弥补一下这个月的营业额。

虽然这小魔鬼也叫路鸣泽,但是跟路明非那个表弟天差地别。抛去路明非对小魔鬼的怨恨,他承认,小魔鬼长得真的好看,长大了估计也是迷倒万千少女的那种罪恶深重的男人。

而且路明非怀疑他是个兄控,哪有上来就管陌生人叫哥哥的,这年头的魔鬼居然好这一口。不过路明非觉得,路鸣泽就算是个兄控,也是那种会在楼下大声喊“我哥敢吃屎,你哥敢吗”的那种人。

但不能否认,路明非觉得他对小魔鬼有一种特别的熟悉感,好像哪里见过似的。

就是这么一个人,不远万里把路明非坑来异世界受苦。

路鸣泽先是忽悠路明非用一大把技能点,去点射击方面的天赋。这是路明非最气的地方,因为他熟悉异世界之后,才发现,奶奶的,这异世界连火枪都没有,他点的射击天赋有个毛线用啊!

幸好我没全听路鸣泽的,花了剩下的技能点,点了刀术和幸运方面的天赋,要不然过得就要比现在还惨了。路明非事后想起来这件事还要出一身冷汗。

接下来,路鸣泽让路明非熟悉操作面板的时候,机智聪明如路明非立刻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小魔鬼。”

“怎么啦哥哥!”穿着西装三件套,领巾系得一丝不苟的路鸣泽回答道。

“为什么我视野的右上角只显示了我的等级和血槽,我的蓝槽呢?”

“这个嘛,哎呀......我还以为能瞒过你来着。蓝槽这种东西,你就没有啊。”

“卧槽,你特么真当我是星际玩家,电竞盲人,眼瞎到啥也看不见吗?好吧我的确是星际玩家,但这不代表我是盲人啊!蓝槽呢!我为什么没有蓝槽?!”

“你看!”路鸣泽大声反驳说,“你是男主角嘛!是上天选中的人!没有蓝槽又怎样!你一定可以好好活下去的我相信你哥哥!”

“你大声说话就是你心虚!你说,我拿什么放技能??”路明非慌了。

“用HP啊,耗血槽啊。放一次技能消耗20点HP。”路鸣泽顿了顿,说。

“我现在一共就50点HP啊!”

在暴跳如雷好言相劝低声恳求大生嚎叫接受现实后,路明非终于冷静了下来,他说:“好的。那么作为男主角,我应该有个什么保底技能或者没觉醒的血脉吧,关键时刻救场用的那种。”

“有啊有啊,毁天灭地的技能你也可以放啊。”路鸣泽转头看他,金黄色的眼睛里盛满笑意。

“你为什么忽然这么大方,等一下,我怀疑这其中有什么阴谋。”路明非说,“说,放这类技能有什么副作用?”

“诶呀,因为技能杀伤力太大,所以你用之前要先把我召唤出来确认一下。然后然后,每次放这类灭世技能会消耗你四分之一的灵魂。”

路明非没说话,紧紧地盯着路鸣泽要他说下去。

“灵魂跟HP不一样不能回复,你要是灵魂用完了,就灰飞烟灭了。也不能像这样转世,只能消失在虚空中。”路鸣泽说着,笑了。

“你是魔鬼吗?”认命了的路明非绝望地说。

“是。(双关)”路鸣泽开心地回答道。

在这场混乱的新手教程的最后,路鸣泽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要享受异世界生活——

紧接着,他的身影就消失了,路明非发现四周的景象开始崩解重组,他落到了一个中世纪风格的地方,身后是一片黑魆魆的树林,眼前是一条小路,通往一个繁华的小镇。

我就这么来了?!路明非想。

1.

他一路走到镇中心的广场上,乐滋滋地看着抱着菜篮跑来跑去的女仆们露出的光洁的小腿,没有注意到前面有人,跟一个浑身是肌肉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我受伤了,赔钱。”两个人从地上爬起来后,金发的肌肉男干脆地说。

路明非向后退一步,端详了一下眼前这个男人。这个浑身是肌肉的男人穿得破破烂烂的,手里提着一个空了的袋子。看身材和脸,他是迷倒万千少女的健壮帅哥,看打扮,他是流落街头讨饭为生的流浪汉,看神情,......他是个臭不要脸的人。

“大哥!”路明非急了。“你看看你这一身肌肉,你再看看我这小身板。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咱俩撞一起你觉得谁受伤比较重?你不信咱俩找个人理论理论......”

肌肉男向后退了一步,也打量了一下路明非。不过跟路明非打量的方法不太一样,路明非觉得他的视线在自己身上从脚后跟到头发梢舔了一遍,让路明非一阵恶寒。路明非后退一步,双手护胸,战战兢兢地说:“你你你要干嘛,你要是敢对我上下其手什么的,我我我就喊人了啊。”

“唉,看你的样子也是个榨不出油水的穷光蛋。”男人叹了口气说,“那就再见吧,对了,前面广场人挺多的,建议你去看一眼。”说完他拔腿从路明非旁边经过,路明非没站稳,又被他撞了一下。

十分钟后,路明非走近广场,广场上人头攒动,还有人在叫卖吃的。当路明非想要买一个充饥时,才发现自己身上的钱袋没了。

异世界之旅就这么仓促的开始的时候,他真想哭。然而他发现自己当时哭早了,因为今后的日子有的是他可哭的。

2.

按理来说异世界冒险要有个牛逼的男配角,要帅,要有钱,要聪明,战斗力要强大,初期能力更是要碾压男主角。这样才好在前期解决一些男主角独自无法解决的麻烦。

我们的凯撒·加图索,就是这么一个人。不过他不是男二号,但他勇敢地举起了手站了出来,决定跟勇者一起去冒险。

那是中世纪风格的小镇,四周是漂亮的石头房子,绿植从阳台上垂下来。街道上人很少,只有几个小孩子在打闹。偶尔有几个女仆抱着面包篮匆匆地从路明非身旁经过,带起一阵风。阳光洒在石板铺的地面上。

忽略这坑爹的异世界设定,这里真是让人心情舒畅。

路明非走到广场的时候,镇上有权势的长老们正在吵架,吵架的内容是如何才能找到那个愿意去冒险的勇者。一些人觉得直接用钱砸人的脸上比较好,另一些人觉得这个事要慢慢来,被钱砸脸的人未必能打开冒险书。镇中心的广场上有个石柱,石柱里镶嵌了一本古书,只有有能力当勇者的人才能把书拿下来。

长老们就把桌子成一字在石柱边摆开,讨论怎样才能尽快找出那个勇者。因为魔物大军已经离城镇越来越近了,附近的几个镇子已经变成了血海。

路明非在人群外踟蹰着,小魔鬼告诉他了,他也知道,自己肯定是这场戏的男主角。可他就是不敢,他怂了这么多年了,勇气早就在别人的质疑声中消磨掉了。

直到一个穿着女仆衣装的红发女孩拍了拍他的肩,他才回过神来。

“没见过你啊,你是外乡人么?”女孩大声说,歪着头看他。

一见是美少女,路明非说话都不利索了:“是是是是啊……”

“你试过取下冒险书没?”

“没、没啊。”

“你去,快,你要是那个能把冒险书拿下来的勇者,我也不用在这儿等着了哦。”红发女孩指了指石柱。她暗红色的长发披散下来,搭在肩上,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光滑极了。

“那个,我,我觉得我不行啊!”路明非哭丧着脸说。

“不行个屁!”上一秒还温婉可人的红发少女忽然变了个脸,“你不试试你怎么知道!快去,要是真能把那玩意儿弄下来,我也不用在这儿听那些老头叽叽歪歪了!”说完,她还推了推路明非。

路明非不说话,只是抓着衣角,露出了一副沮丧的神情。

“唉,”红发女孩叹了口气,说,“你怎么看上去像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似的,还是被人揉捏玩弄过的那种。”

“这我也没办法啊……”路明非小声嘟嘟囔囔。

忽然,红发女孩揪着他的衣服把他扯了过来,对着路明非的脸就是吧唧一口。

五分钟后。

在长老们的讨论陷入一片僵局的时候,路明非挂着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无视了长老们的神情,几步走了上去。

在众长老吃惊的表情下,他站在石柱前,开始抠镶嵌在石柱上的冒险书。

反正他觉得自己肯定能抠下来,他都白拿了美少女一个吻,要是抠不下来他就去跟小魔鬼耍泼。所以他不着急,慢慢抠。

先抠上面的两个角,再抠下面的两个角,最后把长得跟本破烂精装书一样的冒险书整个揭了下来。

上午的阳光很好,围观长老吵架的人群和长老都静悄悄的,用画风都变了的吃惊脸看着路明非抠冒险书。当路明非稳稳地接住从石柱上掉下来的冒险书时,寂静持续了几秒,人群欢呼起来。

从桌子的末席站出一个穿着贵族衣裳,胸前口袋还插着一只玫瑰的老头,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来,抓住路明非的手并将它高举,宣布这位异乡人就是未来去讨伐恶龙的勇者,新一代传说的男主角。

路明非没觉得有啥,只觉得沉浸在荣誉里晕晕乎乎的,手里紧紧地握着冒险书。

他望着底下一沸腾的群众,觉得等中国足球队赢得世界杯时候,中国人民的欢呼可能跟这个差不多。

而怂恿他去抠冒险书的红发少女,转身就走了。

你别走啊!路明非想要去追那个红发女孩,结果他旁边的老头力气出奇地大,把他拽在台上不让他走。

美少女我钦定你当女主角好不好啊你别走啊……路明非心里流泪道。

“那么,有谁愿意与勇者一同踏上讨伐恶龙的征程呢?”名叫昂热的长老问道。

沸腾的人群顿时冷却下来,全场鸦雀无声。

我靠,我看起来是那么没用的人嘛一个个都不愿意跟我走……路明非再次流泪。

这个时候,人群中忽然钻出一个有着魔法长发的男人,说:“我!”

恺撒·加图索。他是加图索家的长子,将来势必是要继承家业的。加图索家早些年是屠龙世家,历代的屠龙者名单中,你可以找到很多名字前缀着“加图索”字样的英雄。同时,加图索家族也经营贸易,笼络贵族,在这片大陆上有很强的影响力。

恺撒的职业......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盗贼。母亲死后恺撒为了气自己家的长老们,什么法子都用上了。在选择职业这方面,他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初盗贼协会打死也想不收他,让一个贵族少爷进盗贼协会,门都没有。然而恺撒往盗贼协会的会议桌上扔了一箱金币之后,盗贼协会只用了十分钟就讨论完毕,欢迎新成员恺撒·加图索。

最重要的地方是,恺撒向路明非坦白说,他没有攻击技能。因为小时候他的母亲跟他说,恺撒啊,攻击技能先不着急点,最重要的是提前感知对手的动向,这样才能保证在战场上不当个瞎子。恺撒听话啊,他今年二十多了,愣是把侦查系技能树点完了,因为他本来就是风系,所以现在的他几乎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只不过攻击技能还停留在一级,没有技能点点了。

听得路明非一身冷汗。大哥,你这比我这个被人骗了技能点点射击的人还二百五。路明非想。

风景优美的私人庄园里,穿过一个个精心修剪的花园,踏上古老城堡的红地毯,奢华装饰的会客室里,盗贼恺撒请勇者路明非喝酒。

说实话路明非到现在都没适应这个充满了有钱气息的地方。红绸子的帷幕边上缀着金黄色的流苏,遮住了巨大的落地窗。从帷幕缝中逃出来来的阳光把空气中每一点灰尘都照得闪闪发亮。墙壁和屋顶都像教堂一样绘制了巨大的画,描绘的似乎是先代勇者杀死龙类的场面。墙壁旁的壁炉顶上,放着擦拭得发亮的银器。墙壁上挂着几套弓箭。路明非和恺撒坐在沙发上,一人一个酒杯在喝酒。

“如果我不跟你去冒险,或者是冒险失败回家的话,我就没有退路了。”恺撒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说,“那样的话,我就只能被迫回去继承家族产业啊!”

“冒险失败就只能继承家业,你好惨啊!”路明非也跟着喝了一口酒,内心想,我们真的不一样。

“是啊!”恺撒似乎完全没有听出路明非心中的PS,继续说,“帕西跟我讲我不能再这么一天到晚气家族长老们了,尤其是在未婚妻这方面。嘁,那帮老光棍懂个屁的爱情。他们以为找个最漂亮血统最好的女人,我就会心甘情愿地跟她结婚吗?”

我情愿啊,我愿意跟美少女共度一生啊!勇者路明非啜了一口红酒,在心里痛哭。

“所以我要跟你一起去打败恶龙。”恺撒说。

“这个......”路明非心里打退堂鼓,这个富家子弟看上去真的不怎么靠谱,跟他一起去真的行吗?

“这样的话,一路上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我都可以提供帮助。”恺撒说。

“你这个队友我交定了。”路明非立刻回答道,说罢他把红酒一饮而尽。

恺撒看着路明非,忽然笑了起来,蓝色的眼睛里盛满了温柔。

“你别这么笑着看我,我好害怕。”路明非诚实地说。

3.

异世界冒险故事的女主角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约定俗成的设定。各个故事里的女主角们似乎都不太一样,这就成为了这个故事里的女主角非常自由的理由。有些故事甚至不需要女主角,因为男主角回来就会娶没什么戏份的公主。

不过我们的故事有女主角......只是她有些过于随性了。以至于大部分的故事里,她都不在场。她或许在某个森林里头采集魔药原料,或许在城镇的朋友家当女仆,或许穿着贵族衣裳出席宫廷宴会——总之她没有与男主角一起赶路或打倒怪物。

恺撒带着路明非踏上了他们冒险途中的第一个镇子。这个镇子中已经出现了一些入侵的魔物,恺撒和路明非着手战斗起来。

路明非不太敢放技能,大部分时间都在平A。没有办法,放技能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当路明非砍倒一个一级的史莱姆之后,他忽然想起来要看看自己那没有攻击技能的队友怎么战斗。

他转头,发现身后已经是一片狼藉,各色怪物的尸体都在地上躺着。恺撒站在尸体堆的中央,擦拭着手里的短刃,那是盗贼的装备。

你确实不用点攻击技能,因为你本身的战斗力都爆表了好吧!路明非痛苦地在内心大声吐槽着。

恺撒抬头看到路明非惊愕的神情,颇为体贴地说:“要不我分你点经验值和金币?金币都给你好了,我不差钱。”

路明非感动落泪。

击杀完怪物,主角的队伍当然大受村庄的欢迎。每天晚上,路明非在接受了人们好心的赠礼之后,在旅馆双人间的床上坐下,美滋滋地把怪物掉落的东西和任务完成的奖励摊在床上,决定哪些要放在箱子里存起来,哪些随身带着。

一路上需要登记名字和身份的地方,路明非就会填上他们是去征讨恶龙的小队,队长是恺撒。路明非没当过什么领导,学生时期是个跟班干部不沾边儿的人,因此他也不太想当队长。恺撒倒乐意接受这份殊荣,对于自己是队长这件事非常开心。

一路上恺撒拉着路明非住最好的客栈,下最好的馆子,不禁让路明非感叹跟他当队友真是太好了。

睡前路明非把一天的见闻写在冒险书上。这对他来讲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他原本就有写日记的习惯。恺撒看了路明非在冒险书上写的东西后,认真地说,这一定是历史上风格最奇特的冒险记录,它字里行间都充满了作者的吐槽。

路明非说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恺撒说没事没事,我就喜欢这样的。跟着一个与众不同的勇者去冒险那才叫酷。

在恺撒和路明非到达一个很繁华的城镇后,恺撒建议在这里稍微歇息一下。魔法师协会的总部就在这里。他们可以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可靠的、愿意与他们一起去冒险的魔法师。

“我认识一个魔法师,脾气烂的很,我觉得除了他以外谁都可以当我们队友。”恺撒说。

“听你的,老大。”路明非说。

恺撒被这句“老大”弄的很开心,笑了起来。他冰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

随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事。

“顺带一提,我那个未婚妻最近好像在这里住。”恺撒说,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片红色的叶子,看了看,随后递给路明非,“喏,她邀请咱们俩吃饭。她是个女巫,就喜欢这样,无声无息地把东西送到别人口袋里。她就不怕把邀请函送到个从来不掏口袋的人手里么?”

“哇,那咱俩去吗?要不我不去了吧,我不太想当电灯泡......”路明非小声说。

“我不都跟你讲了嘛!”恺撒凑到路明非眼前,说,“我不打算跟她结婚啊。她是我未婚妻那是我家族里那帮老头子的决定,不是我的决定啊。而且她压根没有什么结婚的打算,连谈恋爱的打算都没有。她愿意当我未婚妻,只是因为她欠我个人情。我跟她商量好了,我俩只是假装关系比较好,压根儿不谈恋爱。因为如果我明确说我不要跟她结婚,家族里那帮老光棍立刻就会去物色别的女人,然后继续逼婚。”

路明非被恺撒这几句话弄得有些兴奋。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这种豪门恩怨,拍成电视剧都有一大把人愿意看,更何况这是发生在自己眼前的趣事儿。

“你别想多了!”恺撒拍拍路明非的脑袋。


所以说他的未婚妻为什么会是你啊红发美少女!!路明非坐在全镇子最大的酒馆里,看着眼前那位正在咕咚咕咚灌啤酒的红发少女。她穿着一身好像贵族大小姐一样的衣服,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跟那天那个穿着女仆装的奇怪少女千差万别。

“我决定了!”名字叫做诺诺的红发女孩放下啤酒杯说,“我也要跟你们去冒险!”

“我同意!以后你就是我队伍的一员了!”路明非花了0.2356秒钟就决定了这件事。

“不过,”路明非想起了什么,继续说,“女巫好像不是正规职业的一种吧。”

“对啊,”诺诺说,“因为我没有技能槽。”

“你说什么??!!”路明非拍案而起。

“冷静,冷静。”恺撒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给他倒了一杯啤酒,“你看大家都在看你。”

确实,由于路明非的一声大吼,几乎半个酒馆的人都中止了自己正在谈论的话题,转过头来看着路明非。路明非感受到了投到身上的灼热的视线,不好意思地又坐回了座位上。

“哇,你居然还会给别人倒酒。”诺诺对恺撒说。

恺撒耸了耸肩。

路明非感到心脏一阵抽搐,有点儿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他鼓足勇气问道:“那......女巫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比如说专门的天赋之类的?”

“有啊,比如会些小魔法和一些魔药的制作一类的。”诺诺说,“比如传送魔法之类的。要我给你演示一下吗?”

路明非好奇地点点头。

诺诺伸出手,从衣裙的口袋里掏出一块晶石,打了个响指,“唰”得一下消失在了路明非和恺撒的眼前。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路明非再也没有见过诺诺。

偶尔路明非提起这件事,恺撒总会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说,她经常这样,等你习惯了就好了。

4.

第二个队友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一般来说,冒险故事需要一个男二号,要冷酷,要无情,要360°无死角酷哥气质,但是他一定跟男主角关系很好,不知道谁规定的。

那么在这个故事里,我们的男二号就是火系特级魔法师楚子航。为什么一个日式轻小说西幻故事里会有这么个中国名字的npc,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跟路明非没有蓝槽,诺诺没有技能槽,恺撒没有攻击技比,他的问题可谓是十分的……奇怪。

总不能带着两个人的队伍就去冒险,怎么说也应该在靠近新手村的地方多找几个人。况且我跟恺撒都没有什么显赫战斗力......准确地说是我没有。路明非懊恼地想。他见过恺撒使刀射箭和平A的攻击力,对于恺撒来说,没有攻击技能也不是什么事儿。反倒是路明非,很容易在战斗中小命不保。

来到一个特别大的城镇,路明非姑且在一家旅馆住下了。这里的交通贸易商业都很发达,人也很多,他觉得找队友应该会比较方便。

他在旅馆床上躺尸的时候,有人敲门。

说实话,路明非到现在操作这远古时期的门插还有点懵。开门的时候,他第一反应还是像开防盗门那样,握住把手使劲向下压。

……结果门外的访客就听到了路明非吃痛的嚎叫声。紧接着,访客听到了跺地板的声音,叫骂的声音和疯狂甩手的风声。

“你撞到手了吗?抱歉。”路明非单手抽出门插,将门打开后,站在门外的访客说。

“没事,不是你的错......”路明非左手捂着右手说。他抬头看向访客,惊讶了一下。

“等等,你这身装备……你是高级魔法师吗?”路明非问。

头上戴着大大的法师帽,一身黑袍,外面还披着斗篷——光线不好路明非看不出来斗篷是黑色的还是紫色的,手持着漂亮的法杖,的确是个法师。

“不,我是特级魔法师。火系的。”楚子航说,“我想同你一起踏上讨伐龙类的旅途,希望你能同意我加入你的队伍。”

“我一万个同意啊!”路明非冲上去抓住了楚子航的手,一脸的感动。

楚子航第一次被人这么亲密得拉住手,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儿,随后认真地点了点头,手上稍稍用力地握了回去。

“……你穿这身是不是很热。”路明非忽然说,他看着楚子航那身黑袍披着厚斗篷的衣服,问。

“是,很热。”楚子航诚实地回答道。

“那咱俩的手能松开了不……我觉得我的手要被你的手烧熟了。”路明非哭丧着脸说。

如果你觉得楚子航是队里唯一一个正常人,那你真的大错特错了。

楚子航建议跟路明非去一趟镇外的森林,打一下森林里的小boss,以此来磨合一下队友之间的配合。

“我知道你的队友还有恺撒,但是我不想看见他。”楚子航对路明非说。于是出发进入森林的只有他们两个。路明非只好一路走一路发愁,自己的两个队友关系这么差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楚子航没穿那天那一套厚的要死的衣服,他说穿那套魔法师会议上才穿的正式礼服,是为了给路明非留下一个他是个很正经的魔法师的印象。他只穿了简单的单衣,外面罩了魔法师的薄斗篷,帽子都没戴。

黑魆魆的森林里,战士路明非和魔法师楚子航一路上沿着弯弯曲曲的小径走,战士的靴子和魔法师的皮鞋踩在枯枝落叶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每一个地图,探索之后都会刷新,怪物和掉落的奖励都会换。”楚子航一边走一边给路明非科普新手知识。

路明非一路一路点头。

“但是刷出怪物的位置是一定的 。”楚子航说,他们眼前是一小片没有草的空地。

“你一踏上那个点,怪物就会立即刷新。”

楚子航说罢,把法师杖向下用力一摁插进土里,用脚把杖子踩进地里。接着夺过了路明非的剑,跑入了那片空地。

路明非:???

怪物果真立刻刷新,巨大的蝙蝠从树林的左侧窜出,楚子航踩住旁边倒下的树干跳起来,一剑杀死了怪物。

路明非:?????

怪物死后,尸体上掉下了几块金币,楚子航弯腰把金币拾起来,递给路明非。顺便还把自己的法师杖从地上拔了出来。

路明非:“你不是魔法师吗??你为什么要抢我的剑?还要近战???你的法杖就这么被你钉地基似的怼在地下你的心不痛吗??”

“对不起。”楚子航把剑还给路明非,路明非一把抓过自己的剑,紧紧地抱在胸前。

“我一直都比较喜欢拿剑近战。”楚子航解释说。

“那你当个球的火系魔法师啊!”

糟,路明非想,合着我们的队伍就没有正常人了,我一个没蓝槽的勇者,恺撒一个没有攻击技能的盗贼,没有技能槽的女巫,加上一个近战法师?!

“因为我想当魔法师,我也有这方面的天赋。我努力地把火系魔法师能掌握的技能点完了。”楚子航说,“我再怎么喜欢近战,也不会去当战士的……这是我父亲的遗、呃,最后的意志。他就是个战士,然后他不想让我当战士。”

楚子航看着路明非,一副说正事的严肃表情:“你知道为什么那天,昂热长老问谁愿意跟你一起去冒险的时候,我没站起来吗?”

“为什么啊?”路明非问。

“因为,因为我怕我母亲不同意。”楚子航说,“她虽然心比较大,但是特别担心我的安全。尤其是在这之前我已经违背过她的一次意愿了。”

“你违背你妈啥意愿了……?”路明非坐在倒下的树上,拧开水壶,打算坐下来细细听八卦。

“我妈跟我讲,她不同意我进火系魔法师学院。一是她觉得火系魔法师学院的导师施耐德长得很丑。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魔法师协会有规定,火系魔法师三十岁前不许结婚,异性情侣他们见一个烧一个。用火系最终魔法爆炎术烧。”

刚喝了一口水的路明非把嘴里的水全部喷了出去。

5.

boss发出一声凄惨的嚎叫,向后倒去,压倒了一大片树林。随后它的尸体“砰”地一声化作无数光点,随风飘散。光点散去后,原地留下了宝箱。伴随着“叮——”的声音,楚子航和路明非的等级都上升了。

这场战斗几乎全程都是楚子航打的,因为楚子航拿着路明非的剑,路明非没有丝毫机会去攻击怪物。只有怪物只剩最后一丝血的时候,作为等级很高的队友,楚子航贴心地把剑还给了路明非,让路明非打出最后一击,以确保大部分经验都会算到路明非身上。

升级是路明非现在最期盼的事情,因为升了级HP才会随之增加。路明非从楚子航那里抢回自己的剑,打出最后一个技能的时候,他只剩个血皮了,如果怪物还有第二形态,路明非真是不敢想会发生什么。

路明非和楚子航瓜分了宝箱之后,天已经彻底黑了。群星在苍穹中闪耀着,夜晚的冷风吹拂着路明非的头发。

“咱们走的太远了,要是现在原路折返的话估计得凌晨才能回去吧。”路明非转身望着来时的路。

“嗯,而且如果我们现在原路折返,那些清过怪物的地方会再次刷新怪物的。夜晚的怪物有增强BUFF。我不确定我们是否还有力气重新再打一遍。”楚子航说。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们在这片姑且不会再刷出怪物的地方过夜吧。”楚子航说。

话音刚落,楚子航果断地转身,一瞬间法杖亮起,从法杖中心闪闪发亮的红色宝石上窜出一只巨大的火球,火球以飞快的速度飞了出去,一路上照亮了周围的景物,击中了空地边上发出响声的草丛。

“原来你会用火系魔法啊!”路明非大声吼。

楚子航在路明非的吼声中走向草丛,手伸进了草丛化作的灰烬中摸了一会儿,随后从中一把捞出来只头部中弹的兔子。

“这是晚饭。”楚子航说。

楚子航和路明非七手八脚地把兔子剥了皮,插在一根木棍上,放在篝火堆上烤。望着兔子肉渐渐地被烤熟,散发出一股美妙的香气,路明非的肚子适时地叫了一声。

楚子航:“缺点儿调味料。”

路明非:“对啊。”

楚子航把随身用来装东西的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了几根奇异的植物,说:“这个植物是刚刚boss掉的。魔药课上老师讲过,这个的叶子研磨成粉末状可以当做调味料,味道会很好。不过镇子里也有人在收购这个东西,我们可以把它卖了换钱。你说是卖了换钱还是现在就吃掉?”

“......吃了吧。”路明非思考了一会儿,说。

“嗯,我觉得也是。”楚子航说。他又从包里把刚刚怪物掉的一个盒子拿了出来,把盒子里的珠子拿出来放在地上,盒子中放珠子的碗形凹槽现在是空的。楚子航就把那几株植物的叶子揪下来,放在凹槽里,拿起法杖,用法杖头镶嵌的圆形魔力水晶当杵子,研磨着。

路明非:你能对你的法杖好一点儿吗?

楚子航和路明非一边烤着那只兔子,一边喝酒。路明非出门的时候,包里还装着一瓶好酒,打算晚饭的时候跟楚子航一起喝,增进一下队友感情。他以为森林探险很快就会结束来着。

因为确定以后大家就要在一起冒险了,队友之间应该互相了解。吃着烤肉喝着酒,于是两个人说了很多话。楚子航也奇怪,为什么那天晚上不爱与人交流的他也会说那么多的话。

大概是因为路明非没把我当怪物看待吧。楚子航想。

谈到家庭的时候,路明非的话顿了顿,忽然没了声。他把视线移向别处,眼睛里流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楚子航有些吃惊,他一路上看到的路明非都是活蹦乱跳的,一直都十分有活力地大声吐槽着,偶尔还说些贱兮兮的话,一副开朗活泼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楚子航便问他怎么了。路明非小声地说,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出差,把他寄养在叔叔家,他从五六岁起就再也没见过自己爸爸妈妈。到现在,连他们长什么样子都忘了。

我父母是个很厉害的考古学......呃你大概不知道什么叫考古学家,总之你要知道他们很厉害。但是我从小到大几乎都是个废物,没用的人。你别说出去啊。路明非说。

楚子航感到很奇怪,能拿下冒险书的勇者都是天选之人,历史上的勇者们一个个都自信满满。而自己眼前的勇者,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说自己是个废物。路明非的攻击力确实比较少,因为他不能放太多技能,但是楚子航觉得等他等级高了HP也会高,到时候也会是厉害角色。刚才他们俩在boss场地前的岔道上迷路的时候,路明非似乎是发动了一个侦查技能,很容易地就带着楚子航走出了那片弯弯曲曲的迷宫。那个技能不是什么很常见的技能,似乎是能看到一个魔法在脑子里生成的周围的地图。能掌握稀有技能的人怎么会觉得自己是废物?

大概世界上所有外向的人都不是天生开心活泼的吧。楚子航不禁想,一路上路明非虽然话很多,但他从来都不说什么大家所谓的“心里话”,他一直都隐藏着自己的感情。

楚子航觉得自己大概做错事了,戳到了路明非的痛处。他觉得他也应该说些什么关于自己的事。

于是楚子航向路明非坦白了关于自己的种种问题。他的爸爸是个很神秘的人,在几年前的一次魔物入侵中失踪了,与此同时他也获得了很强大的力量。有些人说楚子航其实是恶龙跟人类的混血,要不怎么可能那么聪明,所有的魔法一学就会,还有着跟龙类一样的金黄色眼睛。加上楚子航本来就是沉默寡言不善与人交流的人,说他是人龙混血怪物的传言愈演愈烈,他本来就不擅长与人打交道,在那之后,他便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

“杀了恶龙我就能证明我不是怪物了。”楚子航喝了一口酒,“所以我要跟你一起走。你也觉得我是个怪物么?”

“没有没有,完全不。”路明非喝酒喝得脸颊微微泛红,在明灭的火光照耀下,他的脸看上去很好看。


所以说为什么我现在会倚着楚子航的肩膀睡觉?!而且楚子航以为我睡着了以后,还很贴心地把他的斗篷给我盖着。他是早有预谋吗?!假装睡着的路明非在心里吐槽着。

吃完饭后,楚子航跟路明非把篝火收拾了一下,捡了些干燥的树枝和草业铺在灰烬上,做成了一个简易的垫子,放在树荫底下。

现在楚子航倚着树,路明非倚着楚子航的肩膀,两个人大概是在睡觉,字面意义上的。

路明非压根儿睡不着啊!!

森林的空地漆黑一片,周围寂静极了,只有风偶尔吹动草业发出沙沙声。

忽然,从东边的小路上逐渐传来了脚步声,脚步声变得越来越响,逐渐靠近了路明非和楚子航所在的这一片空地。那声音不像是什么魔物的,更像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这么晚了谁还会来这里刷怪?

楚子航警觉了起来,轻轻地用手将路明非的脑袋从自己肩上移走,让路明非靠在树上。路明非刚想说自己其实没睡,要不要起来应战的时候,楚子航像是看清了那两个人的容貌(楚子航的视力确实比路明非的要好的多),开了口。

“你们来这儿干什么?”楚子航不客气地问。

熟人啊。路明非想,我姑且装睡吧,静待其变。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路明非立刻就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恺撒·加图索。

“干什么?”恺撒的声音也很不客气,“我来找我的队友而已。这算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路明非微微睁开眼,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来者。他发现恺撒身旁还站着一个人。

“倒是你刚才在干什么?跟我的队友一起坐在树下干什么?”他把“我的”这两个字咬得很重。

“对!”恺撒旁边的男人说话了,“你们历代魔法师协会里跟勇者出去的人,都想干勇者的屁股!”

路明非来不及想明白那个男人说话的含义,就猛地把盖在自己身上的斗篷一掀,跳了起来。因为他看清了那个男人的容貌,那个金发的肌肉男,那个抢他钱的人!

“你个狗东西你还我钱来!”路明非忽然抄起剑冲到了那个男人跟前。恺撒、楚子航和那个男人都被他吓了一跳。

妈的,他身上当时是路鸣泽给他的前几天的饭钱,他到现在都不敢想如果不是恺撒要当他的队友,他那几天是不是就得讨饭吃。他花了好几天才消掉了被偷钱的愤怒,现在他看到罪魁祸首主动找上门来,心里已经熄灭的怒气又上来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小剧场—————————

楚子航的法杖:大家好 ,我是法杖。今天不搓火球,只是骂人。在很久很久以前我被大师打造出来,拥有无限的力量。魔法师协会把我奉为珍宝,只会把我送给他们认为当代最有能力的火系魔法师。我追随过多任伟大的魔法师,我发出的魔法无与伦比。

但是我现在的主人都拿我在干嘛??他拿我当棍使啊!哪个魔法师跳过去用魔杖击打敌人啊!不瞒你说,今天为了烧烤放出的那几个火球,是我这一个月来第一次用魔法。剩下的时间我都在干嘛?我在当杵子,我在当螺丝刀,我在当拐棍(被短暂地交给了一个老爷爷使用),我在当杠杆(他确实这么干过)?

战斗的时候他把我踩进地里是防止敌人顺手捡起来用,这大概是他对我唯一负责的地方了,但是为什么我开心不起来。

今天他破天荒跟别人一起吃饭,我猜他是恋爱了。我已经可以想象到我以后的用途了,放烟花术来逗别人玩,被用来切瓜切菜做各种便当,估计像今天这样的烧烤还会干很多次。

我受过的伤太多了,我已经麻木了。我现在不想骂人了,求求你让我搓个火球烧死我主人吧。

热度 856
时间 2018.07.06
评论(39)
热度(856)